首页 体育世界正文

近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19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在前10名里面,来自国内的女富豪们占据了4席。

而在物流行业,韵达副董事长陈立英以95亿身价成为新的女首富。你钵叔看了一下,去年这一块的女首富是申通的创始人陈小英,这一次她以90亿的身价位列第二。

这两位大佬之间不仅名字差不多,事实上,她们两个以鹊后通鼻膏前还是妯娌。陈立英的丈夫是韵达快递的创始人聂腾云,陈小英的前夫是申通的前董事长,聂腾云的哥哥聂腾飞。

换句话说,陈小英当过一段时间陈立英飛俠神刀的嫂子。

在这张富豪榜上,和陈小英一道并列第二的,是圆通快递创始人喻渭蛟的妻子张小娟。两个人以前是中学同学,都来自于浙江桐庐。

你钵叔听研究地理的朋友说起过,世界上的很多奇迹都出在北纬30,包括百慕大三角、埃及金字塔、古巴比伦文明、玛雅文明、三星堆遗迹等等。

浙江省桐庐县,也处在这条神奇的纬线上。

十几年来,从这里走出来的人创办的快递企业,在中国民营快递市场份额的占比超过一半,申通、中通、圆通、天天、韵达,这些快递的创始人或是掌控者,几乎全都来自于桐庐这个小小的县城。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往往夹缠不清,兄妹、夫妻、发小、同学……

在中国的民营快递行业里,这些企业有一个统称:桐庐帮。

1

回顾中国的政治史和商业史,但凡涉及地域性的利益集团,宗族观念往往都起着主导性的作用。一方面,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另一方面,比起独门独户的北上广深,三四线城市和乡村的人际关系也更为亲密,这些成长于此的行业巨擘往往对乡邻有着天然的信任,随着这一行业的前玉户朱颜景逐渐彰显,本地势必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

距离杭州西南90公里,坐落着桐庐这个依山傍水的美丽小城。这也是民营快递这片蓝海最初的开拓者们成长的地方。

2010年10月27日,桐庐县政府的门口,一块“中国快递之乡”的牌子悄然出现。而在桐庐人的眼里,这块牌子与其说是对桐庐籍民营快递的褒奖,不如说是事后追认来得更为妥当。

桐庐的快递发展史上,聂腾飞和他的申通快递是绕不开的话题,这家于1993年创办的快递公司,是中国民营快递行业当之无愧的“黄埔军校”。聂腾飞的弟弟聂腾云就是从申通离开,创办了韵达。张小娟一开始是申通快递财务,2000年,她劝木材生意亏损的丈夫喻渭蛟创办圆通快递。

1993年,邓小平南巡,上海浦东新区正式成立,外贸生意红火。同年,王卫创办顺丰,在深圳和香港之间开展类似业务。

彼时,聂腾飞还在杭州一家印染厂工作,当时的杭州市外贸企业大都面临着要将报关单送至上海的需求,而EMS的运输要整整三天。发现这一商机后,他与工友詹际盛合伙成立了申通快递,做起了连接上草尼玛海与杭州两地之间的“代人出差”生意。

一第七翼动年后,詹际盛从申通快递离开,创办了天天快递。聂腾飞让妻子陈小英的哥哥陈德军接替詹际盛的业务。遗憾的是,聂腾飞这位民营快递的“鼻祖”在1998年回宁波的路上突发车祸逝世。

随后,失去主心骨的申通一哄而散,主创人员纷纷自立门假处女户,陈小英在哥哥陈德军的帮助下接手了申通。

随着各家的生意愈发红河池学院图书馆火,2002年,这阵在桐庐刮起的“快递风潮”影响到了陈氏兄妹的发小赖海松,在一位申通的分公司经理的建议下,他用从事木材生意赚来的资金创办了中通快递,成为了“三通”中最晚入场的选手。

在快递业发展的最初十多年里,由于当时具有信件性质的物品都由邮政企业专营,所以这些民营快递都背负着“黑快递”的名头,运货的车辆不敢打上公司的标志。王卫的顺丰更是一度被称为“老鼠会”。直到2009年新邮政法的出台,这批最早的快递企业家们才告别了“小偷”的身份。

有趣的是,虽然同为桐庐老乡,然而这些大佬直间的关系却又都非常微妙。几年前《南方周末》的记者采快嘴高贱翔访时,一位高管把dnfcg这段关系形容为“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2

桐庐帮的诸多快递企业,大多发家干咳吃什么药,咽喉肿痛,红烧鲤鱼的做法于那个“野蛮生长”的时代,而促成他们发展的第二次契机,是和一众电商的联合。

在民营快递的发展中,“桐庐帮”也因为靠近电商之都杭州坐享了第一波红利。

淘宝等一众电商平台的发展为物流企业带来了庞大的客户,然而在双方的互利共赢中,物流企业对电商平台的依赖也水涨船高。

随后的菜鸟网络的建立也暴露了马云犯天斩煞的房子图的野心,阿里想要的不仅仅是有运输渠道的合作伙伴,而是从源头控制这一渠道,从而开始整个生态系统的布局。

2013年5月,阿里巴巴集团、银泰集团联合复星集团、富春集团、顺丰集团、三通一达(申通、圆通、中通、韵达)共同宣布启动“中国智能物流骨干网”项目,合作各方共同组建了菜鸟网络科技有snh王璐限公司。其中,顺丰、圆通、申通、韵达、中通各出资5000万玄阳永夜,各占股1%。

菜鸟网络系统的建立让“桐庐帮”的一众企业嗅到了危机的味道,不甘沦晋北百家号为傀儡的他们纷纷开始寻求上市,通过募集资金来武装自己。

在这一过程中,喻渭蛟的圆通快递后来居上,成为了国内首个上市的做那个快递股票。

此后,“桐庐帮”众将陆续上市:10月27日,中通快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成为首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快递服务提供商;12月30日,申通快递借壳艾迪西正式登陆深交所中小板;2017年1月18日,韵达股份借壳新海股份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然而自身的壮大并没有改变他们业务单一,能力相似的窘境。尽管有着各方资本的加持,这些“桐庐系”的成员,仍然没有摆脱赤脚走天下的“野路子”气息。

2017年的智慧物流大会上,除了爱数控论坛王卫,四通一达老板皆来捧场。马云评价他们“没出息”,“不在技术上投入,市场份额不代表利润。”

会后,不少媒体称比起“规劝”,马云的这一次发言更像是“训话”。

3

经历电商红利的风口之后,以“桐庐帮”位代表的一众快递行业发展的下一个契机究竟在那里?

在这一问题上,或许黑客杜天禹马云的答案是正确的:收编整合,优化配置,发展技术。

数据也表明,目前国内的一众民营快递企业相较于国际的快递巨头,技术这一软肋不容忽视。

根据调查,2017年中国社会物流总费用12.1万亿元,占GDP比重为14.6%,远高于发达国家,后者物流成本占产成品最终成本的比重只有6%~7%。


而在全球范围内,物流仓储自动化最为发达的市场还主要集中在欧洲、日本和美国等发达国家。尤其近年来电子商吴亚古毁了侠客务和快速物流方式的崛起带动了自动化物流臀窝仓储市场的蓬勃发展,根据中国物流协会测算,发达国家仓储自动化的普及率高达80%左右,而中国仅为约20%。

这些数据表明,物流产业发展的核心关键在于降本增效。

纵观整个物流产业链,智能硬件、物联网、大数据等智慧化技术与手段的日益普及,无形中倒闭整个物流系统进行智能化改革。

而在电商这一领域,苏宁讲“智慧零售”,阿里腾讯谈“新零售”,京东宣传“无界零售”,表述的差异化之外,大家似乎都明白,如何与互联网等技术更好的结合,做到更加智能化、系统化,才是决胜未来的关键。

在这个基础上,马云正在编织一张大网,并将“桐庐帮”装入网中。

3月11日,申通快递发布公告称,引入阿里巴巴作为战略投资者。阿里巴巴支付46.65亿元,间接获得申通快递14.65%的股份。

至此,中国快递业的第一梯队“四通一达”(申通、圆通、中通、百世汇通、韵达),除了韵达,已全部被双马尾小萝莉阿里招致麾下。

加入阿里,成为阿里布局物流产业链的“棋子”,在某种程度上固然会损失对公司的实际控制权,然而结合起来的力量,无疑也要远胜于各自为战。身处智能化发展的风口上,谁也不希望因为错误的决策而掉队,甚至翻船。

回顾过去,“桐庐帮”的发展经历了“黑快递”和“电商热潮”两次机遇,尽管这之中,他们各怀二心,甚至彼此交恶。然而面对新的挑战,时局所迫,这些桐庐老乡们又不得不再次回到了同一条战线上。

回望未来,在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看来,“未来十年中国最有可能成为全球基础设施的将是高铁、移动支付和智能物流骨干网。”

而在这一过程中,欲知“桐庐帮”下文如何,我们只能静待时局发展。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